来自 达州 2019-06-14 06:05 的文章

达州数名缉毒警在一次抓捕中竟差点染上…比电

  1982年出生于渠县一个普通家庭的高兴,2009年3月在渠县公安局工作至今。

  “派出所、看守所、经侦大队、禁毒大队都待过,但禁毒工作做了8年,时间最长也最深刻。”

  2016年,线报称渠县临巴镇某处将进行一场毒品交易,高兴和4位民警事先赶到该地布控。

  就在犯罪嫌疑人王某坐在摩托车上准备与人交易时,高兴一行立即冲了上去,王某随即发动摩托车企图逃跑。民警从后方抱住王某,已经发动的摩托车倒地后将2人卷入摩托车下。王某最终被制服,抓捕民警手臂也受了伤。

  更糟糕的是,王某是艾滋病涉毒人员,且高兴一行均有不同程度受伤,并都和王某有过血液接触。“抓捕王某后通宵审办,查实他确实患有艾滋病。从当天凌晨开始,大家服用了28天阻断药,做了各种检查。吃的药有很大的副作用,吃不下饭,呕吐……”

  “那一个月没有跟家人见面,甚至跟同事相处都非常谨慎,害怕会传染给家人和同事。”所幸,参与抓捕的几位民警都未感染艾滋病毒。

  另一次抓捕行动中,高兴与一位民警正准备对涉毒人员赵某实施抓捕,没想到对方抽出一把砍刀暴力抗法。高兴不假思索地冲上前去,一只手扼住毒贩的喉咙,一个扫堂腿将毒贩制服在地。犯罪分子落网后,高兴的左手虎口处受伤。

  “走上禁毒警察这条路,我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每一次抓捕行动都可能受伤,每一次出警都可能再无归期,这其中的风险,高兴再清楚不过。“但我们每一位禁毒民警都义无反顾。”

  2018年5月31日,省公安厅指令,一起涉及多省市的重特大非法制造制毒物品案件,在渠县境内设有一制毒窝点,市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全力侦查。

  通过摸排侦察,民警在渠县与大竹县交界区域的大山密林中找到了该制毒窝点。实施抓捕工作的前几个月,在山上潜伏的民警每顿都是吃饼干、方便面,而且只能干啃,嚼的时候声音还不能太大,以免打草惊蛇。

  不少民警还被荆条、树枝割出了许多条伤口,身上都起了疹。“其实还好,习惯了,受得住!”

  全市出动警力350余名、车辆60余台次,现场抓获制毒犯罪嫌疑人29人,查获制毒物品麻黄素成品约1吨、半成品约5吨,制毒原材料约30吨,制毒工具若干,扣押供制毒犯罪活动使用车辆3台。

  前几天休息时,高兴正准备给儿子喂饭,然而饭菜还没入口,就接到了紧急出勤的电话。他只能对儿子说,爸爸回来再陪你,小家伙一下就哭了。

  2011年,高兴与同样是警务人员的爱人结婚,正在海南度蜜月时接到了归队电话,他立即赶回了渠县。“纵然有千般不舍,任务来了也得放下,这是我的责任和使命。”

  从普通禁毒民警到教导员,高兴先后荣获优秀公务员2次,优秀员1次,荣立三等功2次(部队1次,警营1次),还当选了全国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优秀校外辅导员。

  十八大以来,公安系统牺牲2061人……六年,2061人,牺牲率接近千分之一。这六年,中国警察以千分之一的牺牲率,让中国成为世界上少数的最安全的国家之一。

  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有些黑暗,你之所以看不见,是因为有人用生命把黑暗阻挡在了你看不见的地方!你花在毒品上的每一分钱,都是打在缉毒警身上的一颗子弹!

  看着一个个牺牲的缉毒警,几度眼眶发红。小编只希望,那些一线的警察下班以后,可以平安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