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19-09-04 23:39 的文章

关门倒闭、剥离业务国内外无人机生意没那么好

  在过去几年内,市场涌现了不少新兴商业无人机创业企业,这些企业获得了大量的融资,更将无人机运用到诸多领域。在许多人眼里,无人机似乎成为了未来科技行业的支柱。只是,残酷的现实给这个行业泼上了一盆冷水,国外一些无人机企业和创投遭遇的状况应该引起国内同行的重视。

  据海外媒体报道,在过去的一年里,不少创业企业在耗尽数亿美元的风险投资后纷纷宣布倒闭。也许,这些企业只要再坚持一阵子就能实现爆炸式的增长,但这种技术的成熟速度显然没他们想象的那么快。

  法国制造商Parrot SA在7月宣布,将停止其大部分无人机生产线。GoPro去年退出了无人机业务,并解雇了数百人,理由是市场“竞争极其激烈”......

  曾经从安德森霍洛维茨、谷歌的GV和凯鹏华盈等顶级投资者那里筹集了1.18亿美元的无人机操作系统初创公司Airware,曾是获得资金最多的无人机初创公司,但在去年突然宣布停止运营,该公司曾耗费所有资金用于尝试自己生产硬件,但是根本无法与中国的同行竞争。据悉,Airware曾一度拥有140名员工。

  从Airware证实关闭运营的信件中,或许看到这些无人机初创企业面临的困境。“历史经验教会了我们抓住市场转型的时机是多么的困难,我们已经在商用无人机市场领会到了这一点。我们曾是这个市场的领路人,并且也是最早预见到无人机商用价值的一批人。但不幸的是,市场走向成熟的时间要远比我们认为的要长。当我们努力熬过各种必要的转折点并最终走向成功的道路,我们却用尽了所有的资金。因此,我们只能怀着沉重的心情向我们的团队、客户以及合作伙伴宣布了这么一个决定关闭我们的业务。”

  行业研究机构Teal Group的数据显示,从2012年到2019年6月,风险资本家向无人机企业投入了26亿美元的资金。市场研究机构Done Industry Insights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沃克维茨表示,从去年开始这种狂热开始冷却,因为在商业无人机行业“炒作高峰期”期间创建的初创公司还没来得及产生利润就用完了资金,且无法获得额外的资金。根据Crunchbase的在线家无人机初创公司关门,其中最大的一家耗费了总计1.83亿美元的资金。此外,Drone Industry Insights最新的一项调查显示,与一年前相比,无人机初创公司的高管对该行业的热情有所下降。

  目前,无人机行业的变化正在改变美国市场的格局。之前,美国的初创企业重心还在于硬件和生产,如今已经转换为软件及相关服务,包括细节检查和数据分析等,这种模式更能适应行业的未来,它们会提供无人机,完成飞行任务,并帮助客户完成数据分析。

  现在,5G技术创新正在给无人机应用提供更深层次可能:无人机要飞得更高、更快、更远,需要更完善的通信链路,更快速的图像传输、远程低时延控制等能力。5G的诞生对无人机来说可谓如虎添翼。不过,任何创新特别是互联网领域的创新面临同一个问题,就是相关监管措施往往滞后于技术创新速度。无人机辅以5G技术或许会加速发展,但相关的监管如何影响行业发展也值得关注。

  如今,不少公司仍然在改良自己的商业模式,监管部门也提供了更大的空间以发展这种技术。不过,风险投资者仍然在往里面投钱,但这些资金只属于少数的胜利者。

  反观国内,最近几年,不论是商用还是工业领域,无人机产业都迎来了一段高光时刻。

  前有大疆的叱诧风云,2015年以来中国的无人机市场迎来爆发,腾讯、小米、京东、顺丰等纷纷布局消费级或工业级企业,红杉资本、真格基金、创新工场、金沙江创投等也都“割据一方”。彼时,大量的资金进入无人机行业,很多人开始改行做无人机,到处挖人。

  例如,去年“天翔植保无人机”获得千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甲子启航。本次融资完成后,天翔无人机将开发出新的无人机系列并加快铺陈全国销售网络。据悉,大疆创新为该项目天使投资方。公开信息显示,“天翔植保无人机”成立于2010年,为全国最早一批从事无人机开发企业,2013年开始率先涉足农业植保无人机及周边产品的开发与生产。

  3月11日,据36氪报道,星逻智能科技有限公司(“SKYSYS”)已完成千万元级Pre-A轮融资,本轮由远瞻资本领投,遨问创投跟投。

  2018年7月,星逻科技还曾获得10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上海遨问创投。

  星逻智能创办于2017 年,是一家研发无人机赋能系统的公司,专注于无人机赋能领域,为行业用户和合作伙伴提供可自动充电、自动调度、自主飞行、自动采集、自动分析等基于机库及云端的产品,可被应用于政府、工业、农业、安防和军用等多个领域。

  8月20日,云圣智能正式宣布完成A轮数千万元人民币融资,本轮融资由蓝驰创投领投,洪泰基金跟投。创办于2017年3月的云圣智能,是一家以人工智能为核心,以工业级无人机及其全自动机场为载体,为行业级用户提供机、网、云一体化系统解决方案的公司。

  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曾表示,他的公司在前几年也投资了工业级无人机项目,“当时就觉得消费级市场没有机会了。”米磊认为,至于工业级无人机领域能不能出一个“大疆”就很难说了,因为工业级无人机在垂直领域的实际应用中仍有不少技术问题需要突破。与海外市场的情况类似,经过这几年的优胜劣汰和激烈角逐,大规模的资金投入暂时告一段落,前两年崛起的无人机企业也渐渐进入相对稳定期。有业内人士表示,现在如果是初创期的无人机公司,投资人基本上不会看了。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沪电股份和生益科技,谁是龙头?沪电股份继续强势表现,近4个交易日两个涨停,昨日大涨10.02%,收报25.8元,再创历史新高。

  只进行书面审核,尽职调查不尽职,导致贷款被骗有可能要坐牢!这为金融机构从业人员,再次敲响警钟。

  1、早知道:格力电器400亿大交易进入“总决赛”;国办印发体育强国建设纲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