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19-05-01 13:00 的文章

全球经济增长放缓 国内制造业触底反弹

  针对当下全球经济形势,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面临更多不确定性因素,需要特别警惕国际贸易体系改革风险、各类政治风险、债务高企风险以及市场剧烈波动风险。

  国内制造业投资逐渐回升,2018年增长9.5%,表现出较强韧性,上游制造业贡献较大,中下游制造业投资增长较慢,2019年一季度降到4.6%。对此,连平认为:“制造业投资在去年底开始出现明显回落。制造业投资中60%~70%是民间投资,在经济下行时,民间投资会比较谨慎。但如果出口保持平稳增长,政策总体框架基本不变,消费平稳运行,尤其投资方面增速出现持续的回升,制造业投资可能会触底反弹。”

  他表示,在降低重点制造业行业税率、提高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打造制造强国的政策支持下,高技术制造业、高端装备制造业、新能源新材料制造业投资增速将加快。而出口改善、投资回升和消费平稳增长可能拉动制造业投资二季度后企稳回升。

  “存款准备金率整体下调可能带来扩张过度的影响,但结构性的下调还有一定需求。”他指出,对部分中小商业银行,有进一步适当下调他们准备金率的需求,因为这些银行是服务小微的主力军,加强对小微企业的支持,降低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需要金融机构给予支持。

  针对当下全球经济形势,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面临更多不确定性因素,需要特别警惕国际贸易体系改革风险、各类政治风险、债务高企风险以及市场剧烈波动风险。

  国内制造业投资逐渐回升,2018年增长9.5%,表现出较强韧性,上游制造业贡献较大,中下游制造业投资增长较慢,2019年一季度降到4.6%。对此,连平认为:“制造业投资在去年底开始出现明显回落。制造业投资中60%~70%是民间投资,在经济下行时,民间投资会比较谨慎。但如果出口保持平稳增长,政策总体框架基本不变,消费平稳运行,尤其投资方面增速出现持续的回升,制造业投资可能会触底反弹。”

  他表示,在降低重点制造业行业税率、提高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打造制造强国的政策支持下,高技术制造业、高端装备制造业、新能源新材料制造业投资增速将加快。而出口改善、投资回升和消费平稳增长可能拉动制造业投资二季度后企稳回升。

  “存款准备金率整体下调可能带来扩张过度的影响,但结构性的下调还有一定需求。”他指出,对部分中小商业银行,有进一步适当下调他们准备金率的需求,因为这些银行是服务小微的主力军,加强对小微企业的支持,降低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需要金融机构给予支持。

  长 江 日 报 报 业 集 团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