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教育 2019-09-02 16:29 的文章

风靡新中产火爆北上广在线音乐教育成中国家庭

  儿子升入初中,即将住校,课业也变得繁重,但家住上海的陈女士还是决定让他继续练琴,并毫不犹豫地选择在在线音乐教育平台VIP陪练上续费。尽管也有不同的声音,但陈女士认为,练琴和学业并不冲突。在陈女士的规划中,练琴,除了可以培养孩子的兴趣外,还可以培养孩子的高智商、高情商和高逆商,即受挫能力。为此,陈女士甚至决定在孩子就读的私立学校旁边租下一间公寓,以便让孩子每天能抽出一小时从看管严格的住宿学校“溜出来”练琴。

  类似陈女士这样将音乐等素质教育作为家庭消费重要部分的家庭,在当下中国并不少见。VIP陪练创始人兼CEO葛佳麒就表示,作为教育消费升级的一部分,北上广深等一线岁)音乐学习渗透率已经高达30%。其中折射的,除了在线钢琴陪练,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富裕阶层和中产阶层之间,已经成为一种比较风靡的新消费方式外,还反映出随着教育消费升级所带来的在线音乐教育赛道的火热。

  传统应试教育的弊端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愈发显现,特别是在应试教补愈发式微的情况下,政策+资本的发力,让素质教育的爆发成为必然。特别是随着国家对素质教育的不断重视和政策上的推进,音乐教育已经从导入期进入到快速发展期。根据美团点评学习培训业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4月10日至2019年4月9日期间,用户购买最多的课程分别为:音乐、美术、外语、职业技术、K12素质类教育、兴趣生活。

  其中,作为升学特长生考试项目的在线音乐教育更是成为风口,吸引了诸多资本的进入。数据统计,音乐教育赛道2018年完成投融资2.53亿,同比增长103.05% ,占整个艺术教育领域投融资的 42%。这也是艺术教育领域唯一一个投融资情况在2018 年呈现正向增长的赛道。

  此外,以VIP陪练为首的诸多赛道选手的涌现,也让音乐教育市场的规模和影响力一路暴涨。许多原先门槛高的“绅士乐器”,譬如钢琴,也走进千家用户。陈女士介绍,她周围家庭练琴的就不少,很多家庭最开始接触钢琴虽是因为考级和素质教育的需要,但更多还是出于对孩子综合素质的考虑。这点也得到了官方数据的有力证实,据中国音乐协会统计,目前幼儿园学琴比例达60%以上,小学达到30%,中国琴童总数达3000万,并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

  与多数素质教育赛道在教学质量检验的“出口”方面相对缺乏不同,音乐教育的社会考级体系发展多年,已受到广大消费者的认可。据媒体调研,艺术教育被家长接受的程度非常高,有88%的家长选择艺术教育作为学历教育的补充。根据中国音乐家协会统计,2018 年音乐类考级人数高达157 万人。

  在这种情况下,以1V1在线陪练模式切入在线音乐教育市场的VIP陪练等企业,因能很好地解决音乐培训市场“三分学七分练”衍生出来的三个痛点:父母陪伴孩子练琴的时间匮乏、大部分家长不具备为孩子授业解惑的专业技能、孩子的错误得不到及时纠正形成肌肉记忆;而得到广大家长的极大认可。陈女士就表示,以前孩子刚学琴两个月,热情就基本耗尽了。导致每次叫他练琴的时候都是“琴声骂声哭声声声入耳”,每次陪练琴都成为一次斗智斗勇的过程,中间必然伴随着孩子的各种磨洋工。“就算孩子听话去练琴了,但因为我自己对音乐实在不懂,孩子错在哪里也听不出来,没办法知道他到底练的对不对,这一度让我非常苦恼,好在后来在朋友的推荐下,试着体验了一下VIP陪练,孩子觉得老师教的蛮好,现在也喜欢上了练琴,”陈女士笑称,“VIP陪练解救了我和孩子,要不然光因为练琴,我们就得天天互斗。”

  得益于模式的有效性及大众的认可,目前,VIP陪练仅用三年多的时间就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在线音乐教育服务平台,公开资料显示,其今年新增的付费用户总数已超过过去三年的总和,服务的用户数过百万,每天有500多个城市的用户接受陪练课程。据亿欧报告显示,VIP陪练的整体规模是目前音乐陪练行业第二梯队总和的6倍以上。

  近年来,我国人均消费水平的提高,驱动家庭教育支出也在不断攀升,导致我国音乐教育市场保持高速增长。目前,全国家庭教育规模超过万亿。据《中国家庭教育消费白皮书》显示:美国教育支出占到家庭支出的比例大概是10%左右,而中国这项数据已经超过50%,51.24%的家长认为孩子的教育消费比家庭其他消费更重要。从关于我国家庭课外培训意愿调研结果来看,有62.6%人选择音乐作为艺术培训第一选择。考虑到未来5-10年我国人均消费上升趋势,家庭艺术教育仍将保持较快增长趋势,而音乐教育作为其中最重要组成成分也将成为最重要的增长点之一。

  教育支出的水涨船高,在于家长教育理念的转变。一般来说,综合素质的加强、未来职业的发展、独立思维的提升、逆商情操的培养等都是对子女教育规划中家长考虑的重点。陈女士就表示,让孩子在陪练平台上练琴,其实并不强求孩子一定要考级,而是更加侧重于对孩子综合素质的培养。为此,她还借用英国小说家毛姆在《月亮和六便士》的名言“一个人每天要做两件他不喜欢的事”来告诉孩子每天练琴的重要性,以此来培养孩子的逆商和自律。同时,陈女士还惊喜地告诉记者,她发现练琴可以锻炼她孩子的左右脑发育,“因为坚持练琴需要锻炼听觉和记忆能力,我现在发现我们家小孩在听力和记忆力、乃至奥数上都远超同龄人。”她列举了孩子在语文课上背诵《长恨歌》的表现;“我们家孩子都背完了,同班的同学还停留在前半部分。”这也更让她坚信让孩子练琴的必要性。

  事实上,与陈女士抱同样想法,将教育作为投资的家长在国内已不在少数。中国儿童中心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于日前在北京联合发布了《中国儿童发展报告(2019)——儿童校外生活状况》。《报告》显示,我国儿童参与课外班日常化,课外班已成为校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六成儿童参与课外班,上学日5天参与课外班的累计时间为3.4小时,周末两天参与课外班的累计时间为3.2小时。每个儿童平均每年课外班的花费为9211元,占家庭总收入的比例为12.84%。

  教育消费升级得到家长支持,政策和资本助力,让赛道已经足够火热。但专业人士认为,在线音乐教育的市场还有广阔的拓展空间。中国音乐协会统计,目前美国、加拿大等欧美音乐教育市场的渗透率大约为40%,而在中国,这一数字仅为4%,潜力非常巨大。

  另外,从联合国的预测报告来看,2035年中国0-14岁人口数量约为2.05亿,届时音乐学习人数约在5000万左右。按照K12校外参培率55%的数据来测算,即有2500万人的陪练市场规模。因为音乐自古以来就是1对1的模型,随着城市的扩张和技术的进步,预计未来90%的陪练都将发生在线上。按照现在每位用户年消费额在1万元左右来计算,整个在线亿元的规模。届时的在线音乐教育市场,值得所有人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