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19-06-13 00:28 的文章

以科技体制创新驱动新经济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全球范围内孕育崛起,新经济与科创日益成为引领发展的新动能,深刻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中共江西省委党校副、南昌大学中部中心特约研究员涂颖清日前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毋庸置疑,新动能正在深刻改变着我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塑造我国发展新优势。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有1000多字表述培育壮大新动能,这也是自2016年以来,“新动能”连续4年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体现了我国支持和引导“新经济”相关行业发展的决心。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坚持创新引领发展,培育壮大新动能。发挥我国人力人才资源丰富、国内市场巨大等综合优势,改革创新科技研发和产业化应用机制,大力培育专业精神,促进新旧动能接续转换。

  随着一系列改革举措的逐步落地,我国在培育新动能方面坚持创新引领发展、营造创新生态环境、加强区域创新高地建设、深化政务信息系统整合共享、加强创新开放合作等,亮点频现。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认为,新旧动能接续转换中稳步推进主要表现在以下三方面:一是以新技术新产业新产品为代表的高技术产业保持较快增长。二是新兴服务业发展迅速,促进新动能加快培育。三是传统产业与信息技术融合,加快产业转型升级。

  涂颖清认为,作为引领发展新动能的新经济,从历史角度来看,新经济是新的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下的新经济形态,代表当时最先进的生产力以及对生产活动的描述,历次新经济的出现都是科技革命变革的产物。

  新经济带来新动能,科技创新正在为各行业带来巨大价值。但是,当前,我国的科技体制改革中还存在一些有待解决的突出问题,正如习总书记在去年的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我国创新体系整体效能还不强,科技创新资源分散、重复、低效的问题还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项目多、帽子多、牌子多”等现象仍较突出,科技投入的产出效益不高,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实现产业化、创造市场价值的能力不足。

  对此,涂颖清建议,要发展新经济,实现我国新旧动能转换,就必须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破除制约科技创新的制度藩篱。在此方面,可以借鉴美国的《拜杜法案》,该法案让大学、研究机构能够享有政府资助科研成果的专利权,从而极大地带动了技术发明人将成果转化的热情。

  涂颖清分析,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研发经费投入强度屡创新高,2002年首次突破1%,2014年达到2.02%,迈上2%新台阶,2018年达到2.18%。2013年研发经费总投入超过日本,仅次于美国居于世界第二位。但值得注意的是,在仅有的企业研发费用中很大一部分是用于设备的采购,自主研发设计的占比不高。

  涂颖清表示,在有限的科研经费投入条件下,我们的创新效能还有很大的提高空间。首先,优化资金使用配置。要集中财力加大对事关产业发展的重大项目实施、共性关键技术攻关、重大科技成果转化、应用基础研究等支持,向产学研用协同创新的项目倾斜。其次,完善事前立项事后补助、奖励性后补助和共享服务后补助等财政后补助方式。再次,建立动态的制度修正机制。针对大部分项目的评审都是请专家评估科技型项目,涂颖清说,这适合基础性项目,应用型项目的评审不能仅仅是考虑专家的评价,还要加入应用层面专家的评审,评价规则要随着时代的变化而科学性地动态调整。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隔夜外盘:美股终结五连涨 人造肉第一股Beyond Meat跌超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