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汽车 2019-05-13 08:41 的文章

分析一带一路汽车机遇:汽车经济规模或超万亿

  在“一带一路”实践中,中国车企已经从过去的单纯整车零部件出口模式,发展到现在在当地建厂,在海外设立研发中心;甚至出现中国在海外投资的车企也开始走向海外投资建厂。在“一带一路”全球化发展背景下,中国汽车企业海外发展项目的合作形式也更加丰富多元。

  4月25日至27日,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办。“一带一路”成为中外最为亮眼的关键词。

  从2013年“一带一路”概念的提出,到现在进入实际落实阶段。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共达成283项合作成果。其中,有着工业明珠之称的汽车行业在“一带一路”合作中更是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一带一路”伟大倡议框架下,沿线个,占到世界国家总数的三分之一,并且仍有部分国家在不断加入。这些国家在制造业领域发展各有特点,其中经济总产值达到27万亿美元,是中美双向投资的112倍。这将为汽车行业发展带来十分利好的前景。

  “一带一路”重点建设项目现场,经常看到中国品牌商用车的身影。同时,中国车企已经从过去的单纯整车零部件出口模式,发展到现在在当地建厂,在海外设立研发中心;甚至出现中国在海外投资的车企也开始走向海外投资建厂。在“一带一路”推动下,汽车项目方面的合作形式更加丰富多元。

  2013年9月和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倡议,两者合称“一带一路”伟大倡议。

  2014年,包括中国、印度、新加坡等在内21个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的财长和授权代表在北京签约,共同决定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成为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金融后盾。

  截至2015年4月15日,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确定为57个,其中域内国家37个、域外国家20个。涵盖了除美日之外的主要西方国家 ,以及亚欧区域的大部分国家,成员遍及五大洲。其他国家和地区今后仍可以作为普通成员加入亚投行。

  作为“一带一路”沿线个国家和地区共同分享着“一带一路”所带来的红利,其中包含东亚、东盟、西亚、南亚、中亚、独联体、中东欧等区域共65个国家,约占全球总数的1/3。

  在本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上,共有150多个国家和90多个国际组织,近5000位外宾与会,其中包括360多位部长级官员,100多位国际组织的负责人。

  随着“一带一路”经济区开放之后,中国承包工程项目突破3000个。过往资料显示,仅2015年,中国企业就对“一带一路”相关的49个国家进行了直接投资,投资额同比增长18.2%。2015年,我国承接“一带一路”相关国家服务外包合同金额178.3亿美元,执行金额121.5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42.6%和23.45%。

  2016年6月底,中欧班列累计开行1881列,其中回程502列,实现进出口贸易总额170亿美元。

  汽车预言家对“一带一路”沿线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进行统计,“一带一路”沿线倍。

  人口总数达32.1亿人,占全球总数的43.4%,对外贸易总额达71885.5亿美元,占全球贸易总额的21.7%。

  经济发展呈现出强劲的后发优势,与中国经济形成良好的互补性。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汽车市场潜力巨大。

  2017年,中国向“一带一路”国家整车出口量占我国整车出口总量的53.0%,汽车产品出口总额占全球出口总额的30%。

  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1.3万亿美元,同比增长16.3%,高于同期外贸增速3.7个百分点。

  取消轻型电动汽车进口关税,从原来的17%征税点降至0;5吨以下的电动火车税从15%降至5%。

  泰国传统汽车的税率为50%,电动车的税率为0;马来西亚1.5升以下汽油车CKD税率为10%,CBU税率为30%,1.5升以上汽柴油车CKD税率为5%,CBU税率为30%,电动乘用车税率为5%;印尼大多数乘用车关税为40%,CKD为10%,SKD为7.5%。

  泰国的税率为0,马来西亚CBU的税率为5%。CKD的税率为0,印尼的税率为10%-45%。

  数据显示,2017年东盟汽车销售334万辆,同比增长5%,根据东盟汽车联合会预测,未来几年的销量增速将超过10%,2020年超过日本和俄罗斯成为全球第五大市场。其中,印尼、泰国、马来西亚三个国家的销量占东盟总量超过三分之四。并且这个三个国家汽车市场各有特点,马来西亚以小轿车为主,MPV在印尼销量较高,泰国消费者喜欢皮卡。

  此前,日系品牌长期垄断东盟市场,其中印尼市场份额高达98%。此后,吉利、奇瑞、上汽通用五菱、北汽福田、东风小康等自主企业在印尼建有工厂,仍处于起步阶段,销量占有率很低。不过权威机构预测,随着“一带一路”架构的推荐,未来中国汽车市场份额将稳步提升。吉利并购马来西亚宝腾路特斯便是最有力的说明。

  南亚地区汽车产业相对较发达的便是印度和巴基斯坦。2017年,印度销售了401.8万辆汽车,增长9.49%,巴基斯坦销售了26.9万辆汽车,增长27.33%。

  南非更是有着非洲底特律之称,汽车产量位居第一,2017年生产54.84万辆,占非洲总产量的55.4%。

  同时我国车企在搭乘“一带一路”顺风车时,应充分考虑到当地的经济、市场、文化差异。比如,东南亚右舵驾驶市场,国内汽车企业需要高度重视当地消费习惯与需求。东盟各国正积极推进新能源节能环保汽车,国内车企应加快研发和生产节能环保的右舵乘用车产品,实施差异化的产品和市场销售策略,重点投放小轿车(1.2L以下的汽油车、1.5L以下的柴油车)、7座MPV产品。

  2018年商用车共出口28.32万辆,同比增长12.5%,增速比上年提升3.61%。在商用车主要出口品种中,货车(含货车非完整车辆、半挂牵引车)保持较快增长,共出口22.68万辆,同比增长14.38%;客车(含非完整车辆)共出口5.64万辆,同比增长5.52%。

  福田、重汽、东风、江淮、奇瑞。其中,福田汽车作为中国商用车出口第一的车企,连续十余年海外累计出口达54.3万辆。海外销售覆盖34个国家,并建立了泰国、俄罗斯、澳大利亚等9个境外销售公司。超过20家KD工厂,5个境外配件中心,超过100家经销商近1000个终端销售服务网点的海外运营体系。

  福田汽车占中国商用车总体出口18.8%,连续7年保持中国商用车出口第一。并且成为越南、菲律宾、智利、哥伦比亚、巴基斯坦等国家商用车销量前三。

  2018年全年出口4.7万辆,同比增长20%。截至2018年,海外销售网络达400余家。目前主要出口产品包括SUV、皮卡,出口国家涵盖俄罗斯、澳大利亚、南非、厄瓜多尔、智利、秘鲁、马来西亚、新西兰、突尼斯、沙特、阿根廷等60余个国家和地区。长城汽车在上海车展期间,与来自全球主要市场的30家合作伙伴完成签约。

  上汽乘用车旗下名爵与荣威品牌出口汽车超7.3万辆,同比增幅达200%。目前已在东盟、中东、非洲、欧洲等地建立十三个营销服务中心,建成近500个海外网点。

  全年出口12.67万辆,同比增长18%,连续16年位居中国乘用车出口量第一位。目前奇瑞在海外拥有1500余家销售服务网络。自2001年开始出口海外市场以来,经15年发展,累计出口超150万辆,目前出口已经覆盖亚洲、欧洲、非洲、拉丁美洲等8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我国第一个将整车、CKD散件、发动机以及整车制造技术和装备出口至国外的轿车企业。

  北汽集团实现出口7.7万辆。目前在全球47个国家搭建销售网络154家,服务网点100个。

  完成整车出口2.8万辆,同比增长136%。吉利计划在海外建立400余家销售网点,出口20多个国家。此外,吉利旗下还拥有沃尔沃汽车、Polestar、宝腾汽车、路特斯汽车、伦敦电动汽车等海外品牌。目前,吉利正在利用有马来西亚国宝级品牌之称的宝腾进入东盟市场。由吉利主力车型博越进行本土化改造而来的宝腾X70(价格区间约合人民币16.5万~20.5万元),上市后的首个完整月就获得2777辆销量,并推动宝腾汽车2019年1~2月在马来西亚的销量同比增长42%,创历史新高,市场占有率提高到12.7%。接下来,宝腾X70将进入印尼、菲律宾、泰国。

  2018年海外销量超6.1万辆,同比增长34%,拥有全球10个重点海外市场。

  2018年实现出口7.4万辆,同比增长13%,截至2018年底,江淮汽车累计出口超60万辆。已经建立了覆盖南美洲、非洲、中东、东南亚、西南亚和东欧130余个国家或地区的营销网络,并成功进入了欧洲的土耳其、意大利及北美的墨西哥等高端市场。

  2018年实现出口4.34万辆。海外经销商网络遍及非洲、中东、中南美、亚太等100余个国家和地区,经销商网络点数近400个。

  2018年整车出口2.6万辆,同比增长20%,业务覆盖49个国家。东风集团海外市场遍及100多个国家和地区,2018年,东风公司累计出口7.36万辆,同比增长14%。广汽集团已经完成中东、东南亚、东欧、非洲、美洲五大板块16个国家的布局,初步构建起全球销售网络和服务体系。

  中国汽车企业在海外建立的首个涵盖四大生产工艺的整车制造厂,届时将实现对俄罗斯及独联体国家市场的辐射。此外,长城汽车还在马来西亚、厄瓜多尔、伊朗、突尼斯、保加利亚等一带一路参与国建立了KD工厂,共同形成全球各主销区域的产能布局。

  初步完成泰国、印尼和英国海外基地布局,目前正在加紧建设印度基地,形成四合一海外生产研发基地能力。

  北美、欧洲建立了研发中心。在海外布局了10个KD工厂,分布在俄罗斯、东南亚、中东、北非和东南亚地区。

  吉利拥有杭州、宁波、瑞典哥德堡、英国考文垂和德国法兰克福设有五个研发中心,此外,吉利在上海、哥德堡、巴塞罗那、加利福尼亚和英国设立五个造型中心。并且积极展开海外并购工作,并购马来西亚宝腾路特斯,戴姆勒smart汽车等海外品牌。

  建设纯电动巴士工厂,在荷兰鹿特丹、美国洛杉矶、巴西圣保罗成立海外巴士研发中心。

  建立了19家海外KD工厂,在越南、肯尼亚成立两家海外合资公司,在俄罗斯建立了全资子公司,另外江淮汽车还成立了意大利和日本两家海外研发中心。

  海外建厂1个,授权海外KD组装厂15个;东风集团着力构建3+3+N(3个深度KD项目,3家海外销售公司,多个板块主导项目)海外事业布局;广汽拥有硅谷研发中心、洛杉矶前瞻设计中心和底特律研发中心,并在尼日利亚建立SKD工厂。

  自2017年6月,江淮与大众签约成立合资公司以来,到2018年5月,江淮大众首款新能源SUV产品线下,大众不仅在中国打破了合资车企不得超过两家的限制,项目更是稳步推进。根据最新消息,江淮大众项目投资50.6亿人民币新建工厂又取得新进展,目前江淮大众项目工厂正在进行环评公示,新工厂预计今年5月开始建设,2020年6月建成,年产能达10万辆。

  他表示:“一带一路中国的对外发展其实可分为两个阶段。其中,第一阶段就是对外输出基础建设阶段,如帮助其他国家进行网络通信、道路交通的建设。对国内汽车工业来说,商用车在这一阶段将会得到很多露出机会。当第一阶段前期基础打好之后,中国就可以进入第二阶段——技术产品输出阶段了,汽车等产品将会紧随其后对外出口,扩大市场份额。”

  对于这种阶段性的改变,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则认为:“对于中国的汽车工业来说,一带一路战略所带来的好处是在沿线各国间联系紧密、市场扩展后,能有更多的机会沿着这些线路跟他们建立良好关系,从而大大增加国内企业走出去,在外投资建厂的机会,这将对中外进一步深化合作起巨大的利好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