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手机 2019-06-22 19:41 的文章

金山区政法综治网

  言语威胁、拳打脚踢,强迫受害人交出财物,不从就要挨打。在吉林省白山市抚松县抚松镇一家手机店打更的刘某做梦也不曾想过,这通常只能在电影和电视中才能看到的情节,有朝一日自己也会亲身经历。更让他没想到的是,抚松警方仅用7个小时就将劫匪捉拿归案。

  4月30日,抚松警方多警种协同作战、快速出击,在受害人报警后的7个小时就破获一起抢劫案,缴获涉案手机20部,案值5.1万余元,及时为失主挽回了损失,消除了不良影响。

  4月29日21时许,给抚松镇一家手机店当更夫的刘某拉起店里的卷帘门,走到室外过烟瘾。因为手机店里不允许吸烟,所以每晚他临睡前,都会拉起卷帘门,出去抽一根。

  这天晚上,他刚点着烟,一名年轻人从不远处走过来,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攀谈起来。这个年轻人东拉西扯,边聊天边四处观察周围的环境,一聊就是将近一个小时。

  此时,刘某觉察出有些不对,便对他说:“天晚了,你赶紧回家吧,我这要关门了。”话音刚落,年轻人却出其不意地飞起一脚,将他踹倒在地,随后又补了两脚。刘某今年已经60多岁,哪里经得住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狠命地踢踹,当即疼得弓起了腰。年轻人从刘某身上搜出手机,抠掉电池,防止他报警,随后用言语威胁,把刘某逼进了库房。然后将手机店内值钱的手机和门口一箱准备给客户发走的手机一股脑都装起来,关闭卷帘门后消失在夜幕中。

  惊魂未定的刘某好半天才爬起身,将手机卡安装在店内剩下的一台手机上,哆哆嗦嗦地拨打了报警电话。

  4月29日22时46分,抚松县公安局指挥中心一阵急促的电线吗?我这里是xx手机店,刚才有人抢了店里的手机跑了,你们赶紧过来看看吧!”

  抚松派出所几名值班民警巡逻归队,刚想和衣在床上歇一会儿,接到指挥中心指令,立即驾驶警车,向事发地疾驶而去。

  到达手机店门口,就听见卷帘门里传出颤颤巍巍的声音:“是警察吗?”民警赶紧使用工具打开了卷帘门,只见刘某焦急地等在店内,室内一片狼藉,手机柜台凌乱不堪,里面的手机已被洗劫一空,库房门也破损了。据统计,手机店内被抢20部手机,总价值5.1万余元。

  抚松县副县长、公安局长孙世明接到指挥中心报告后,立即组织刑警大队、抚松派出所精干警力全力开展侦破工作。

  民警迅速制定侦查工作方案,兵分三路全面展开侦查:一路向受害者详细了解嫌疑人的体貌特征;一路围绕事发地周围进行调查走访;一路通过调取监控视频展开侦查。

  不到半个小时,就有情况反馈回来。民警在观看抢劫的视频录像时,发现案犯与4月27日长白县一起盗窃案的嫌疑人为同一人。此人名叫赵某龙,今年只有15岁,长白县人,2018年10月就曾盗窃过手机,但因年龄小、无刑事责任能力,所以未被处罚。

  2个小时后,另一路民警在事发地周边进行走访时发现,嫌疑人赵某龙在抢劫手机店后,就到附近网吧进行售卖。由于手机要价较低且来路不明,网吧内没人敢买 ,赵某龙销赃不成,出门后打车离开。

  根据这一线索,民警一方面继续进行视频追踪,一面调取赵某龙所乘车辆的信息。通过询问出租车司机,专案组民警获悉:赵某龙从网吧出来以后,直接打车去了通化,并在通化市内某出租车乘降点下车。由于下车地点四通八达,嫌犯最终去向不明,民警只好围绕周围的视频监控查找线索。经过大量的视频调查,民警终于在视频中发现了犯罪嫌疑人的身影,但是身影很快在一小区附近彻底消失。根据之前的调查情况,民警大胆推断,犯罪嫌疑人很有可能找了一间网吧上网。

  功夫不负有心人,4月30日凌晨5点20分,民警在嫌疑人消失地点附近的一家网吧中找到了赵某龙。5时32分,民警将犯罪嫌疑人赵某龙抓获,当场缴获了涉案手机20部。

  经审讯,年仅15岁的犯罪嫌疑人赵某龙在证据面前低下了头,如实交代了犯罪事实。原来,赵某龙从小就没了父亲,母亲改嫁后对其又疏于管理,所以他便早早辍学步入社会,常常使用一张捡来的、与其外貌较为相似的身份证登记,混迹于网吧。

  由于母亲经济上也不宽裕,无力担负他在网吧及吃喝上的大笔开销,他开始琢磨起赚钱的办法。起初,他看到网络直播比较赚钱,做起来也容易,便开始了直播生涯。可是刚开始做直播并没有那么多的粉丝,所赚的钱还是无法供应自己的生活所需。2018年10月,他第一次尝试行窃,偷了一部手机,可还没等卖出去便被警方抓获,由于年纪小,他并未受到处罚。2019年4月27日,他盗窃了一家彩票站,偷得显示器一部、饮料两箱,并很快出手了。他担心自己被抓,便逃到了松江河镇,可是没两天就将卖显示器和饮料的钱花得精光,所以就想再干一票大的。

  案发当天下午,赵某龙乘车来到抚松镇内,下了车后便开始寻找作案目标。直到21时多,他看到一家手机店的卷帘门打开了,一位老人坐在门口吸烟,门口的一箱手机让他蠢蠢欲动,因此主动走过去攀谈,想伺机盗窃。可是老人的警觉让他无法下手。就在老人让他离开的一刹那,赵某龙想,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直接抢吧,于是就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得手后,赵某龙先想到的就是把手机卖了,弄点钱跑路。他先到附近的网吧去售卖手机,可是没有人买,他便想到了在直播时认识的一位山东籍女性朋友,打算去见见她,在山东将手机卖掉,并借机在那生活一段时间。出了网吧,他打车前往通化,想第二天从通化坐车前往山东,没想到这么快便被民警一举擒获。

  根据抚松警方的调查,未成年人之所以会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与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场所管理失控、不良文化熏染等因素有关。

  以赵某龙为例,他第一次“犯错”被抓,被警方送回暂住地后,母亲只是胖揍他一顿了事,根本不加以管教,也没有正面引导。不久,赵某龙就再次离家出走。“一些未成年人喜欢聚集在网吧、酒吧、游戏厅等充斥着暴力、色情、拜金、享乐主义负面氛围的娱乐场所,他们身心还不成熟,往往会为了满足自己在物质和好奇心上的需求,行为不断扭曲越轨,最终走上犯罪道路。”抚松县刑警大队大队长任宝成说。

  在预防和减少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方面,抚松警方在采取对未成年违法犯罪人员进行帮教的同时,还对一些犯罪后果严重、手段恶劣、主观恶性较深的未成年犯罪分子严厉打击,对惯犯、累犯和团伙犯罪的组织者、骨干人员依法从重打击。此外,抚松警方还狠抓行业场所整治,加大对未成年人出入KTV、酒吧、洗浴场所的限制力度,铲除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滋生土壤。

  预防和减少未成年人违法犯罪需要多方共同努力,家庭和学校应从源头上筑牢未成年人的违法犯罪防线;办案机关在加大打击力度的同时,应采取更多的帮扶教育、感化措施;有关部门也应该加强对行业场所的监管整治,给未成年人创造良好的成长环境。